行業動態

我国机床操作工短缺 技能人才培养迫在眉睫

發布時間:2017-03-16

315,人社部召開會議,要求貫徹落實《技工教育“十三五”規劃》。人社部副部長湯濤表示,要大力發展技工教育,著力培養具有創新能力的後備産業工人和高技能人才。近年,技能人才缺口巨大,政府工作報告中屢提“工匠精神”,人社部專門印發《技工教育“十三五”規劃》。未來幾年,技能人才迎來利好,當屬無疑。

欲求“工匠精神“,先得有一批名副其實的工匠。不過,人才相對過剩的態勢下,工匠則極其稀有。職業教育和技工教育的長期短板化,讓整個藍領階層數量偏少、結構不優,難以適應制造産業發展的需要。全國高級技工缺口近1000萬,退求其次數量更爲龐大。國際勞工組織提供的發達國家技工隊伍的合理比例分別爲35%50%15%。發達國家高級技工占技工比例爲20%40%,而我國還不到4%,缺口上千萬人。

工匠精神缺失,制造大國就無法成爲制造強國,甚至倒在“一支圓珠筆芯”上。你造芯來我造筆,你造核來我造殼,你當老板我打工,你賺錢來我加工,則是中國制造業真實的現狀。代加工生産手機的廠商不計其數,不過數千元一部的手機,加工廠的利潤其極微薄,爲了維持運轉和生産,即便賺幾毛到幾元錢,也有廠商不敢絲毫懈怠。

 我國每年生産幾十億支圓珠筆,但筆尖珠芯近90%來自進口,墨水80%進口或用進口設備制造。缺乏核心技術,産量巨大、價低、利潤薄,這便是被人稱之的“圓珠筆現象” ,也是國內制造業的真實處境——大而不強,低附加值,替人作嫁衣裳。爲什麽日本馬桶會被瘋搶,何以連圓珠筆芯都造不出來,這個問題需要用“沒有優質的技工人才”來回答。

 人才是最核心的資源要素和生産力。近年來,人才的培養出現了嚴格的結構性失衡,一方面全國高校畢業生人數屢創新高,“史上最難就業季”屢被突破;另一方面,制造業所需要的高級技工嚴重短缺,比如據有關資料顯示,在中國僅數控機床操作工的短缺量就高達60萬人,有的企業爲一些高級技工崗位開出年薪幾十萬的高價,就是招不到人,最後不得不聘請國外下崗的高級技工。

 不可否認,對職業技術教育的歧視,是衆多家長與學生,甯可擠普通高校這條獨木橋,也不願意選擇讀職校從事技工的原因。然歧視不是天然形成的,而是市場導向本身出現了問題。沒有相對優越的經濟待遇和政策紅利,則無法産生極強的吸附力。在此,有兩個例子可以佐證,一是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潤,可能還不及炒一兩套房;二是有新聞說,某地爲了吸引人才而優待名校畢業生,博士研究生兩年之後就可以成爲副處級幹部。試想,若是技校生有此待遇,追求者豈能不趨之若鹜。

 發展職業教育,不能就事論事,而必須以重視制造業爲前提和基礎,讓從業者擁有最強的動力源。人都有驅利性,若是從來高級技工,不但擁有十分優厚的待遇,還擁有極高的社會地位,工匠成爲受人尊重的職業,工匠精神才會有源頭之水。倡導工匠精神,也要擠擠“人才泡沫”,不過,在市場發揮決定作用的情況下,最好的手段就是發揮市場導向的作用,以政策扶持和激勵引導爲前提,先讓制造産業和職業教育擁有良好的政策紅利,外部環境,讓人獲得更高的預期,工匠的缺短,工匠精神的缺失,自會迎刃而解。